因而

2019-06-19 14:26

一是深化改革,建立现代化的职业消防队伍。首先,结合经济社会发展实际,深入调查研究,摸清现有消防队伍的缺口,据此调增消防人员编制,扩大消防队伍规模,适应日益增多的火灾事故和抢险救灾任务要求。其次,将消防员列为技术兵种,延长消防兵的服役年限,充分发挥其专业优势和实践技能。增加消防部队中士官比例,同时相应增加士官的服役年限,最大限度保留专业化人才。再次,在中高级院校和军事学校增设消防相关类专业课程,培养优秀指挥官和消防员,特别是士官。最后,应加强交流学习。尽可能多的派遣消防官兵到消防制度体系成熟的国家或地区学习,提高业务水平。

一是有限的消防队伍规模与巨大的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存在尖锐矛盾。我国消防人员规模是根据军队整体编制安排确定的,而不是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统筹规划,造成两者之间巨大的“剪刀差”。2013年我国消防官兵总人数为 13 万,占国民总人数的万分之一;政府投入消防的经费占公共财政支出的比例不到千分之一,仅相当于同期发达国家投入水平的十分之一。近年来,消防部队职能范围不断拓展,除防火灭火基本职能外,新修订的《消防法》又赋予了地震灾害、抗洪抢险、爆炸等 18 项抢险救援工作,人力不足矛盾更加尖锐。

三是尝试建立志愿消防员制度。建立一支庞大的专业消防队伍是一项长期任务,需要投入大量的人财物,在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地区性不平衡的条件下,许多地方政府可能无力承担。因而,可尝试建立一支可靠的志愿消防员队伍作为专业消防员的补充。可借鉴现行的预备役制度,或者与预备役制度相结合,在预备役队伍中增设一支志愿消防队伍,与预备役同时开展训练,直接接受消防总队或消防局的指导。

三是消防管理体制机制存在“梗阻”。在现行的消防工作管理体制中,国家公安部队对消防工作实施监督,县级以上公安机关负责本行政区域内具体的消防工作部署与安排。与之不相匹配的是,消防机构不是行政机关,从属于现役部队编制。“一个”职能“双重”领导,既容易造成管理交叉扯皮,更容易造成“爹妈都不疼”的管理缺位。比如,作为城市里从事最高危职业的群体,消防战士在公安系统的地位很低,组织建设得不到重视,干部升职空间受限,待遇和其他部队兵种相比也存在较大差距,导致消防工作出现“梗阻”。

二是完善消防职业化体制。首先,修订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》,建立完善的职业消防体系。消防战士由现役义务兵制改为终身职业制,脱离军队序列。其次,单独设立消防部门。可考虑设立国家消防局,各省直辖市相应设立独立的直属机构,为全额拨款事业单位。消防员设定为事业编制,参照公务员进行管理。再次,建立与消防员工作量和风险承受度相适应的薪酬待遇体系,在有关福利政策上适当倾斜。如在消防员工资中增加特殊岗位津贴,保证消防员的收入略高于普通公务员。最后,将消防员纳入专业技术职称序列,实现职业准入、技术等级、福利待遇一体化的管理。

近年来,屡屡发生的消防战士殉职事件,令国人悲痛万分。2015年1月2日,哈尔滨某陶瓷大市场仓库发生火灾,造成5名消防兵遇难;2014年2月4日,上海某仓库发生火灾,两名消防兵牺牲;2014年5月1日,上海徐汇区一高层居民住宅楼突发大火,两名90后消防兵从13楼坠落,经送医抢救无效牺牲。据《人民公安》杂志报道,2006 年以来,全国牺牲的消防战士平均年龄24 岁, 最小的仅为18岁。“年轻”成了牺牲消防战士的关键词,他们用生命揭示出我国现行消防队伍体制建设中的弊端。

从发达国家和地区的消防体制建设发展情况来看,消防队伍职业化建设是主流。我国也应尽快建立符合国情的现代化消防职业队伍。在消防职业化体制建立健全之前,加强完善现有制度,加大资金投入,引进先进消防技术,减少火灾事故的发生,降低乃至杜绝年轻消防战士的牺牲。为此,建议:

二是消防队伍的高流动性与消防工作的强专业性难以匹配。消防工作是一个高度依赖于实践经验的工种,需要体力、经验、知识、意志力等多方面综合性素养,比如对火情火势的判断、救火策略的制定和调整、出勤人员的协调配合、对危险的本能式反应等等,都依赖于长时间在一线工作的经验积累。然而,在现行的消防队伍构建模式下,消防员的服役期只有短短两年。第一年包括3个月的体能训练和6个月的消防训练,用以适应组织纪律,熟悉器材,掌握基本的灭火救灾技能等,第二年刚刚有一些救火实战经验就该复员了。消防战士退役复员、转业、转干,“不断归零”式的队伍构建模式导致大量有经验的专业性人才流失,造成消防灭灾这项重要的社会管理工作存在极大的全局性隐患。